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行政论文 > 思想政治论文职称驿站24小时论文发表咨询热线:400-680-0558

新葡京娱乐网址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思想政治论文发布时间:2019-09-09 09:54:12浏览:1

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典范,但学界对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研究可能存在某些误区。 如相近概念的“ 共同性特征” 掩盖了“ 差异性特征”,以至于产生概念混淆;图谱化地拆合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基本范畴

   摘 要: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典范,但学界对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研究可能存在某些误区。 如相近概念的“ 共同性特征” 掩盖了“ 差异性特征”,以至于产生概念混淆;图谱化地拆合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基本范畴,以至于整体性研究发生偏差;个别研究主体“ 人民立场” 和“ 时代语境” 理论遵循的缺失,以至于解读诠释时偶尔会陷入主观片面;澄清上述误解,不仅有利于理解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本真意涵,更能见微知著,提供把握理论研究的科学方法,推进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向纵深发展。

  关键词: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概念;整体性;研究方法

  中图分类号:A84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 4970(2019)03 0014 08

智慧中国

  《智慧中国》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主管,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举办单位械工业经济管理研究院主办,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协办单位,《智慧中国》杂志社出版。

  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植根于当代中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具体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典范。近年来,中国学界对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研究呈现出全方位、多层次景象,涵盖了科技、文艺、人才、社会治理、军队建设、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等方面的创新,以及在理论、制度、实践、道路上如何创新,但依旧未尽全功,甚至存在着一些理解误区。 基于此,本文拟在厘清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内涵和外延的基础上,找出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误区,剖析产生原因,以达到科学理解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本真意涵的目的,更能见微知著,总结和概括科学理论研究理应坚持的方法,裨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

  一、类是而非: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

  研究的主要误区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从内涵上看,就是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立足于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变的具体实际,并以新时代新问题为导向,围绕“ 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新,怎样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新” 的主题形成的一系列相互联系、与时俱进的观点;从外延上看,不仅包括习近平提出的创新观点,也包括人民群众开展的创新实践。 不仅包括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创新,也包括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创新。

  不仅包括理论范式、思维方式创新,也包括国家治理模式、社会发展方式创新等。 梳理学界研究现状,对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研究主要有三种误区。

  习近平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上才具体阐述了“ 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的基本内涵,而“ 创新发展理念” 则是在2015 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五中全

  会正式完整地提出的,二者形成时间是不同的;从学理层面看,新时代背景下,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偏重于实践战略,属于具体的国家顶层设计,它把“ 创新”当作“ 发展动力” 。 创新驱动的实质是人才驱动,旨在解决发展动力问题。 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还凸显企业创新的主体地位以及充分发挥政府服务的职能,主要偏重于解决经济领域问题。 而创新发展理念则

  的集中代表,而未对全部研究对象进行理解和概括。如在分析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时,将科技创新思想以“ 学理阐释” 的外衣覆盖于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之上,多以“ 科技创新” 为核心展开论述,对其他观点未有顾及,用自己较片面的理解替代对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完整把握。李青林关于科技创新思想主要内容的分析,若将他论述中涉及的“ 科技” 二字

  对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研究来说,整体性研究发生偏差,其实质却是整体性研究内蕴的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冲突,导致研究者以图谱化的手法简单地拆解或整合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

  前者认为,把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拆解为若干分子,并在对这些若干分子研究的基础上找寻“ 核心问题” 的研究,从而确定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研究边界和研究对象,是一种实质上的逻辑分析。但这种逻辑分析实质上却是一种图谱化的观点分解,侧重强调价值理性,逻辑分析的终极目标则是进行价值构想,即构想一种完整、严谨、科学的理论体系和叙述系统,并试图让科学研究不断发展和进步。价值构想是逻辑分析最本质的特征,但逻辑分析赖以依靠的“ 价值构想” 却缺乏客观、 公认的基本准则,反而使得价值构想掩盖了建构前提;后者认为,整合习近平总书记所有关于“ 创新” 的谈话、文章、报道、会议等“ 完全确定性” 的文本材料,并把这些文本材料作为一种认识和解释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工具,是科学研究的完整过程,更是文本解读方法的科学运用。 但这种文本解读实质却是图谱化的观点整合,文本解读作为最普遍的技术手段,工具理性虽得以充分表达,却致使手段过于强悍,往往会用线性思维片面看待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若只是文本观点的简单累加,却不考虑其内在逻辑性,也就难以从整体上把握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内在属性和本质特征、状态和过程、产生和消失、原因和结果等基本范畴,更难以理解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整体性。

  3. 解读诠释时个别研究主体理论遵循的缺失

  解释学方法反映了科学理论的研究主体和理论

  遵循的能动关系,但冷静思之,解释学方法也非完美无缺。 在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研究中,研究主体按照自己的主观设想修饰和涂抹“ 创新”,易使“创新”失去本真意涵。 剖析其原因,在于个别研究主体的理论遵循缺失,未彻底地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解读方法作为贯穿始终的方法论指南,以至于在某些方面忽略了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人民立场和时代语境。

  一方面,局限于研究习近平个人,易缺失“ 人民立场” 的理论遵循。 一般而言,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研究主体主要指从事理论研究的科研工作者,这部分人大多数集中在高校、科研院所、党政机关。但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主体与研究主体不能混为一谈。 从群众史观出发, 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 主体” 不仅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代表的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更包括广大人民群众。 但是,很多学者讨论基本上限于习近平总书记本人,人民群众在科学研究中有“ 不在场” 的现象,尤其是忽视了人民群众在理论创新中的作用。 截至 2019 年 5 月 10 日,在知网上以“ 习近平创新观” 为关键字进行检索,在全部的 58 篇文章中,易永胜、蒋光贵等个别学者对人民群众在创新中的地位和作用等问题也开展过一定的探讨。

  另一方面,局限于研究者个人的学术构想,易缺失“ 人民立场” 的理论遵循,容易忽视“ 时代语境” 的理论遵循。 个别解读主体在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研究中相信自我的价值构想和省思可以超越时代语境,对新时代缺乏深刻理解,在某种情况下把“ 个体的知识、观点和经验” 转换、变形和解释,附加到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框架中。 徐功献、宋洪菁等学者对理论界了解不足,基于自己的主观认知,构想了“ 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核心论” [11] 或“ 西方创新学派来源论” [13] 等争议性观点。 对此,侯惠勤先生在中国历史唯物主义学会 2019 年高层论坛上就指出学界存在“ 创新有我无人民” 的现象,表达了对学术研究中个人主义的本体论和价值论的担忧,并提出学术研究不能成为“ 自我陶醉” 的学问,而应“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① 另外,谭志敏看到了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理论体系的“ 起源、萌芽、开端、形成、成熟”的阶段性,但没有重视“ 开放性” 特征;看到了“ 人民性”,但没有特别关注到时代语境下的“ 与时俱进性” 特征。 他忽视的是:随着时代变化和人民群众创新实践的发展, 理论主体会对创新观不断发展完善[12] 。

  三、见微知著: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

  研究应遵循的方法

  从细小、具体的研究误区中提炼理论研究应遵循的方法,是见微知著的显著表现。 研究方法越正确, 研究误区也就越少。 本文从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研究误区入手,探究研究方法的适配性,试图总

  结出区别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方法常规表述的① 、可能存在的其他具体的方法,希冀能给学界其他理论研究以启迪。

  1. 返本与开新相结合

  习近平注重返本开新的辩证思维方法,这也是

  学术研究的重要方法。 正如王永贵教授所言,习近平将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与新时代特点相结合,在理论创新中善用辩证思维方法。[21] 在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研究中,个别研究者由于缺少辩证思维方法,忽视了概念辨析中的共性和个性、整体性研究中的局部和整体、解读诠释中主观和客观的辩证关系,以至于产生研究误区。 为此,在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研究中应坚持返本与开新的辩证思维方法,立足于文本与现实,这也是走进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又让它走向当代的必由之路。

  “ 返本”,即对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进行文本耕读,其价值旨趣在于实事求是地走进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文本,领悟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本真意义和本质特征。 “ 返本” 呈现了三重方法论价值:第一是把“ 完全确定性” 的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文本材料作为一种认识和解释工具,着重研究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热点、重点、焦点和冷点,体现着研究主体对研究对象的规律性认知;第二是把自然形态文本分析的研究成果纳入到学理形态理论建构的研究事实中,并成为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为架构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基本框架提供丰富材料;第三是精炼的研究成果能够以体系化的模式呈现出,就是在抽象概念的提炼过程中,辨识研究对象的共性和个性,逐步将不完整、不全面的概念有意识地“ 摘选”,并以学理化的叙述形态和描述结构反馈于文本研究,从而在思维过程中完整地概括出科学研究的本来面貌。

  “ 开新”,即对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进行转化和

  发展,目的是与时俱进地让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更好地“ 反映现实” 和“ 观照现实” 。 2019 年3 月5 日,

  习近平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的文艺界和社科界委员时指出:“ 一切有价值、有意义的学术研究,都应该聚焦现实” [22] 。 为此,一要转化,就是要求习近平新

  时代创新观的研究应按照现实特点和要求,对那些至今有生命力的研究课题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激活其研究生命力。 如人才创新既是老课题,又是新时代热课题。 习近平更是强调“ 人才

  是创新的根基”“ 走创新发展道路,首先要重视集聚创新人才” [7]107 。 基于此,学术研究可根据产业结

  构、国家战略等现实要求,从学理层面探讨人才创新的体制机制、“ 三创” 建设、观念解放等转化到从现实层面探讨人才创新的产学结合、国际化建设、价值增值等;二要发展,就是以时代发展的创新成果检验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创新性,并根据这些新进步新进展,对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内涵加以补充、拓展和完善。 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到,“ 创新型国家建设成果丰硕,天宫、蛟龙、天眼、悟空、墨子、大飞机等重大科技成果相继问世” [23] ,对这些新成果的研究,可以赋予其新的理论生长点,从而彰显理论研究的原创性贡献。

  2. 系统和要素相结合

  在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整体性研究中,若仅

  剖析其中的一个或某几个要素就认为是创新观整体,抑或将所有要素都简单的纳入到创新观系统中,都易陷入研究误区。 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系统是由要素所组成的,但系统并不是所有要素的机械组合或简单堆砌。 习近平强调,“ 创新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涉及经济社会各个领域” [24] 。 这就体现了系统和要素相结合是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重要方法,这也是科学研究应遵循的方法。 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研究要想向纵深发展,就需坚持系统和要素相结合,从整体性视角出发研究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及组成系统各要素的相互关系,不断推进其研究的广度和深度。

  “ 系统” 之道,关键在于从要素到系统。 要素间相互作用会影响系统的产生、运行和发展。从要素到系统,也是从局部到整体,可以廓清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研究广度和深度。如从整体上理解科技创新、文化创新、意识形态创新等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部分观点,说明“ 部分” 在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这个系统中的地位和价值,并以追求构建完整理论体系为终极价值目标,更能凸显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科学性;同时,在系统考察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

  基础上,正确理解“ 创新” 要素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的地位和作用,可加深领悟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系统性。

  时代性,就是要求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研究不仅要抓住“ 创新”,也要抓住“ 新时代” 。 时代性是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重要特征,直接影响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风格、主题、内容和进程。 习近平立足于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变的具体实际,深刻把握创新型国家建设的时代方位,并以新时代新问题为导向,对“ 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创新,怎样坚持和发展创新” 的主题作出时代之答,从而与时代同行。 与时代同行是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应有之义,也是研究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正确方法。 但遗憾的是,以谭志敏为代表的部分学者忽视了“ 时代语境” 的理论遵循,忽视了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与时俱进的时代性特征,将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看做静止的理论。 为此研究主体应做到:一是深刻理解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 新时代” 是创新型国家建设正当时的时代、是高质量全面发展的时代、是人民“ 获得感” 和“ 自信心” 更多的时代、是新科技革命下“ 中国智造” 迸发的时代、是中国发挥国际创新引擎作用的时代。 在理解“ 新时代” 的基础上,从新时代人民群众的伟大创造和国内外重大创新成果中确定创新方向,而非是从旧纸堆里找寻创新灵感;二是担当起记录、书写和讴歌新时代党和人民创新活动的光荣使命,在学术研究中深刻反映新时代创新之变与不变,力图在变与不变中解释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的与时俱进性,同时也要依时间、地点、条件

  的不同对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进行具体分析和运用。

  四、结 语

  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研究可能存在误区,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其他基础性理

  论研究也可能存在类似问题。 立足于以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为代表的基础性理论研究,将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作为一个专题、一个个案、一个切入点融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思想研究中,以

  “ 小” 研究的进步推动“ 大” 研究的进步。 这就需要:一是不迷恋纯然抽象的概念研究,更不能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超然于现实之上。 学术研究理应回应社会关切,聚焦社会现实,反对“ 关上小楼成一体” 的学术本位论, 或者是学术 “ 超然性”“ 独立性” 的观点;二是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认识方法,科学运用现代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把握相关方法论原则,促进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向纵深发展;三是加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队伍和智库建设,提高队伍素质和能力,加大智库政策扶持和经济支持,研究者和智库依托创新实践强化经验总结,深入研究阐释党的最新理论创新成果,为社会的创新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参考文献:

  [ 1 ] 袁凤香. 习近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思想研究[J] . 观察

  与思考,2017(12):38-46.

  [ 2 ] 黄群慧,李晓华. 创新发展理念: 发展观的重大突破

  [J] . 经济管理,2016(10):1-20.

  [ 3 ] 吕薇. 新时代中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论纲[ J] . 改革,

  2018(2):20-30.

  [ 4 ] 姚龙华. 坚持新发展理念与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相

  结合[N] . 深圳特区报,2017-04-27(1) .

  [ 5 ] 清翔. 学深悟透创新理论的本质特征[ N] . 经济日报,

  2019-01-21(12) .

  [ 6 ] 李青林. 习近平科技创新思想的特征及实践价值探究

  [J] . 中国高校科技,2018(6):22-24.

  [ 7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习近平关于科技创新论述摘编

  [M] .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

  [ 8 ] 郭金明. 习近平科技创新核心思想初探[J] . 自然辨证

  法研究,2017(11):118-123.

  [ 9 ] 张志丹. 意识功能提升新论[ M] . 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7:4.

  [10] 叔本华.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M] . 石冲白,译. 北

  京:商务印书馆,1987:145.

  [11] 唐正芒, 徐功献. 习近平创新观研究[ J] . 探索,2016

  (1) :5-12.

  [12] 谭志敏. 中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思想体系研究[D] . 广

  州:华南理工大学,2019:46-47.

  [13] 宋洪菁. 习近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思想研究[ D] . 广

  州:中共广东省委党校,2018:10-14.

  [14] 陈曙光.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若干误区辨正[J] . 马克思主义研究,2013(7):42-47.

  [15] 萧公权. 问学谏往录[ M] . 合肥:黄山书社,2008:221-222.

  [16] 马克思,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 8 卷[M] .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 北京:

  人民出版社,2009:24.

  [17] 戴锐.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范式的回顾与前瞻[ J] .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09(3):17-21.

  [18] 呂宏宇. 习近平创新观研究[ D] . 镇江: 江苏大学,

  2018:11.

  [19] 赵刚. 全面创新、全链创新、全球创新[ J] . 前线,2016 (10) :20-22.

  [20] 马克思,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 1 卷[M] .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 北京:

  人民出版社,2009:544.

  [21] 王永贵,刘希刚.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理论创新的四个维度[ J] .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2018(11):8-15.

  [22] 习近平. 坚定文化自信把握时代脉搏聆听时代声音坚持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 N] . 人民日报, 2019-03-05(1) .

  [23] 习近平.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 .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3.

  [24] 习近平.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 2 卷[M] . 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204.

《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研究的误区校正》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新葡京娱乐场网址网

文章名称:习近平新时代创新观研究的误区校正

文章地址:http://www.okrumah.com/lunwen/xingzheng/zhengzhi/39665.html

  • 课教专著
  • 1
  • 2
  • 3
'); })();

新葡京娱乐场网址官方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