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职称驿站 > 论文 > 艺术论文 > 文学论文职称驿站24小时论文发表咨询热线:400-680-0558

新葡京娱乐网址

职称驿站所属分类:文学论文发布时间:2019-09-15 10:43:34浏览:1

沙汀所撰《困兽记》是一部描绘抗战时期大后方知识分子挣扎与苦闷的长篇小说。 自 1945 年出版以来,版本变迁比较复杂,但其中修改最大者为 1963 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版。 《 困兽记》 版本修改,在恢复历史原貌、调整人物塑造以及重构其情感故事方面皆有大删大增的改动。 这种版本修改的背后,是左翼马克思主义写作范式与《讲话》以后所形成的“新的人民的文艺”之新范式之间冲突与调适的结果,蕴藏丰富的文学史信息。

   摘要: 沙汀所撰《困兽记》是一部描绘抗战时期大后方知识分子挣扎与苦闷的长篇小说。 自 1945 年出版以来,版本变迁比较复杂,但其中修改最大者为 1963 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版。 《 困兽记》 版本修改,在恢复历史原貌、调整人物塑造以及重构其情感故事方面皆有大删大增的改动。 这种版本修改的背后,是左翼马克思主义写作范式与《讲话》以后所形成的“新的人民的文艺”之新范式之间冲突与调适的结果,蕴藏丰富的文学史信息。

  关键词: 《困兽记》; 版本变迁; 写作范式

  文章编号: 1672 -0962(2019)02 -0090 -07

  中图分类号: I206.7文献标识码: A

当代小说(下半月)

  《当代小说(下半月)》(月刊)创刊于1979年,由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是为拓展和丰富杂志的学术品格而专门发表学术论文的学术下半月刊,杂志集学术性、权威性、专业性于一体,内容丰富,印刷精美,雅俗共赏。

  沙汀“三记”之《困兽记》以演剧为线索,描述抗战时期大后方一群知识分子的挣扎与苦闷,其主要版本包括:重庆新地出版社 1945 年初版、上海新群出版社 1946 年版、人民文学出版社 1963 年版、四川人民出版社 1984 年选集本。 其中,1963 年、1984 年两版改动较大。 就修改幅度而言,《 困兽记》 可谓“ 三记” 之最,几乎每章、每段甚至每句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动。 从修改内容上看,广涉人物、语言、细节、心理等多方面,异文材料多且丰富,颇具研究价值。 大体而言,《困兽记》版本变迁主要因于出版审核制度、“ 新的人民的文艺” 规范及主体艺术诉求等因素的变动,可谓是左翼马克思主义写作范式与《 讲话》以后所形成的“ 新的人民的文艺”之新范式之间冲突与调适的范例。

  一、政治修辞的重新调整

  《困兽记》 初版于 1945 年,是一部在左翼马克思主义写作范式影响下完成的长篇小说。 与五四启蒙主义侧重于文化层面的思想批判不同,左翼写作则以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视野将批判焦点转移到制度层面。 与之相应,五四文学的批判对象可能是不确定的思想上的“ 无物之阵”,左翼写作则明确聚焦于现时代的政治经济权力结构之上。 因此,《困兽记》最初的写作与出版,必然在其时代氛围中显得“ 敏感”。抗战时期,国统区不少作品被冠以“宣传共产党”“ 攻击政府” 之名而被查禁,当政者以此手段来禁止与其执政理念相违背的思想传播,因国民党出版审核制度的影响,作家如果直接揭露、批判国民党统治下的社会问题就不免危险。 在此压力之下,《 困兽记》 初版关于政党政治的表述就相当含糊、暧昧。 及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再作修改,这层“禁忌”不复存在,其暧昧的政党政治就变得明晰。 对此,沙汀表示:“《 困兽记》改得多,因为这本书矛头直指国民党县党部,初版时未改动那些含糊其辞的文句”,“ 写它时,由于牵

  涉到当时的国民党,牵涉到它假抗日、真反共的反动政策,因而难度也大,这本书中不少地方都写得含糊,这才得以出版”(王锦厚,2011)。 而在修改中,含混模糊之处变得明确。 如初版第 17 页:“‘老实讲吧,’田畴忽然插进来问,‘据你看,他们会不会闹翻呵!’他问得热忱而又执拗。 正如一般关心这同一问题的有心人一样。 仿佛这是一个重大艰险的问题,若果不能尽善解决,一切便都无从提起。 因此,当他道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空气立刻变来很严肃了”。 1963 年版第 16 页改为:“‘ 老实讲吧,’ 田畴忽然插进来问,‘据你看这个大局会不会就这样好起来呵?’他主要指的是国民党对共产党闹摩擦,神气显得很热忱而又执拗。 因为前几个月的反共逆流,虽然已经被击退了,但都担心反动派还会滋事。 无疑这是一个重大问题,它直接牵涉到我们整个民族的发展前途。 因此,当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空气立刻变得很严肃了。 而且全都情不自禁的瞟眼看了茶馆四周的动静”。 显然,1963 年版将初版含混的“大局” 指明为国民党对共产党闹摩擦,并称国民党为“反动派”,直接批评其反共政策影响整个民族的发展。

  与此相关是有关抗战材料的增补。 《困兽记》初版抗战背景不大明显,修改中则屡作强调。 如初版第91 页:“他十分痛切的体察到,作为一个男子,而且,生在这样的时会( 选集本改为:一个民族存亡的历史关头),孩子们对于他的阻碍太可怕了”,把“时会”改为“ 一个民族存亡的历史关头”,强调了抗日背景;再如初版第 314 页:“可是,当一听到他念到,‘一俟聘定专家,当即迅与办理,以利桑梓’ 等等话语的时候,大家就再也难于忍耐,谁都不肯听下去了”。 1963 年版第 285 页改为:“ 可是,当一听他念到,‘ 一俟聘定专家,当即迅与审查,以利抗战’等等鬼话的时候,大家的忍耐毕尽到了尽头,谁都不肯听下去了。 而且忘记了一切禁忌”,把演剧目的由“以利桑梓”改为“以利抗战”,也是对抗战背景的强调。 其次,在对章桐的修改中融入了不少抗战材料,如初版 3 -4 页:“ 章桐是个小个子青年,瘦削,精悍,耸着半头未上过油脂的黑发。 他在十分诙谐的诉说着回家以后的遭际。 若果没有接二连三的老母病危的电信,他不会回来的,可是他就在翌晨,他才弄明白,自己这一回上了这个使人啼笑皆非的呆当(1963 年版:已经溜到解放区去了。因为他所属的那一部分川军正和八路军防地接近,彼此常有来往。 而他这回的确碰上了一个使人啼笑皆非的局面)。 刚才到家的一天,他就有点怀疑,因为他的母亲正和从前一样健康,只是瘦了一点,老了一点,但他相信了她的已经复原的解释。 他走了一两个月的路,她的复原是可能的;然而,他的妹妹,终于向他告了密了(1963 年版:把秘密透露了)”。 到选集本 305 -306 页,这段被增写为:

  到家不久,可以说刚一再街上露面,他便被热烈的欢迎所包围了。 不仅是他的同事,那些在“七·七”事变后跟他一道搞过“救亡运动” 的人们,便是一些素无交往的各色人等,也怀抱着不同的动机,沾着他探询前线的情况和他对战争前途的看法。 今天宴请他的同事也都大体得到了满足,对抗战增强了信心。 而他本人,则正在用他惯有的诙谐语调、措词向他们诉说着他回家以来的遭遇感受,不时发出苦笑,用手掌往后抹了一抹马偕乱糟糟的头发;虽然这一抹的功效太有限了。 这倒千真万确,若果没有接二连三的老母病危的电报,他是不会回来的。 而且已经溜到延安学习去了。 然而,就在昨天他妹妹终于把真情透露了,全是他大舅出的主意。

  此处改动幅度颇大,1963 年版指明了章桐所去之地为解放区,选集本则增补了章桐回到家乡以后人们对他的热烈反响,并向他询问前线情况及对战争的看法。 此外,还增加了对八路军积极抗战的正面描述,增补了章桐前往延安学习的材料。 这些修改既能更好地突出章桐英勇形象,也能从侧面强化抗战叙事。 又如初版第 12 页:“章桐是在形容着前线吃食的菲薄,但又立刻加以限制,说这菲薄不仅不使人觉得困苦,反而提高了吃的兴致,因而有时一碗白饭竟也等于一种异味”。 1963 年版第 12 页改为:“章桐正在用一种赞扬口气叙述着前线的日常生活。 但他所说的情况,绝大部分都是八路军地区的。 因为他见过不少,也听过不少,而更为重要的是,他向往这种生活,而且希望大家从它得到鼓舞”。 此处改动把初版中含蓄的前线生活明确为八路军地区的日常生活,并指出章桐的向往与赞美之情。 这些相关抗战材料的增补,一方面明确了小说故事背景,另一方面更显现出章桐“ 走出去” 的光明形象。 此外,借章桐之口来抒发对八路军的赞美之辞,无疑也与新中国成立后“ 新的人民的文艺” 之于党的历史的神圣叙述相适应。 所谓“新的人民的文艺”,是新中国成立后周扬根据《讲话》 与新形势所提出的新的文艺要求,它承续左翼文艺

  却又有较大发展。 承续在于它继承了左翼文艺的政治经济学视野,发展在于它更强调对“ 新英雄人物” 及其所从属的“新社会”的叙事形构。

  出于这种“新的人民的文艺”的需要,作者还把小说中人物去向或愿景均改为“到延安去”。 如初版第

  417 页:“他从他的朋友看出了自己的不行,而且徒然的感觉到,他也有一条和他相同的出路:到前线去!” 1963 年版把“到前线去”改为:“到延安去! 到抗战的最前线去!” 这两处都把初版中“ 上前线” 改为“ 到延安去”;又如初版第 14 页:“他们最感兴趣的是那个孕妇的英勇经历”,1963 年版 14 页改为:“ 他们最感兴趣的是一个叫作小邬的女同志,随后跑到延安去了”;再如初版第 393 页:“‘ 随便你怎样说,怎样好啦! 到成都,重庆,都行! 再不然我们就直接到恩施去找老黄。 只要是你愿意,找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1963年版第 351 页改为:“‘随便你怎样说,怎样好啦! 到成都,到重庆,都行! 再不然我们直接到延安去找小邬。 只要你愿意,就是天涯海角我都没有问题!’”。 这些修改多次把人物去向改为“到延安去”,多少反映了初版写作时作家不便表达的心理(沙汀写作“三记” 之前曾在延安实地生活并写作),但更多是“ 新的人民的文艺” 的规约所致,故略显干瘪且有一定说教意味。 这可算是“ 新的人民的文艺” 逐步内化于作者创作思想的生动体现。

  二、人物塑造之修改

  《困兽记》最大改动是对人物塑造方法进行调整。 小说主要刻画抗战时期大后方苦闷挣扎的知识分子群像,因有作者真实体验为基础,初版对人物的内心描写尤见逼真极致。 而在新中国成立后,传统左翼文学对人物极致的白描刻画笔法一定程度上让位于“新的人民的文艺” 的叙事成规。 为此,作者在人物塑造方面做出调适,这首先体现在拔高牛祚这一象征出路意义的人物之上。

  作者在《困兽记》题记中写道:“我另外穿插了两个人,一个勇敢地走出去了,一个则一直勤勤恳恳地固守着岗位。 若果说一部作品必得向读者指出一条道路,这点穿插,也许可以担当起这个任务罢了” ( 沙汀,1950:4)。 《淘金记》曾被批判写得过于黑暗,同样,《困兽记》整体色调也灰暗阴郁,但较之前者它还是刻画了两个象征出路与光明的人物———积极出走的章桐和乐观留守的牛祚。 在修改中,作者对他们均作出不少改动,一定程度上美化了象征出路意义的人物牛祚。 当然,这多少含有作者个人情感因素在内。 牛祚原型是作者“素所尊重,交情又最深的老友马之祥”(沙汀,1987:135),“ 此公在安县教育界很有威信,的确也是一位很有特色的知识分子。 20 年代末期,他曾是安县发展党组织的对象之一,新中国成立后担任过安县人民政府的文教科长”(沙汀,1998:342),沙汀对其极为欣赏。 但主要应是出于对“ 新的人民的文艺”的适应。 “ 新的人民的文艺”要求文艺作品能够鼓励读者向往新的社会与人生,故作品不宜写得过于消极灰暗,为此,沙汀从三个方面对牛祚进行修改。

  其次,突出牛祚为他人着想的善良品性。 譬如初版第 28 页:“ 大家意外高兴的哄笑起来,而牛祚实在没办法说下去了。 这并非因为大家笑得过于厉害,或者怕过分得罪了人,实则是他由此感到了一种更深更广的怅惘(1963 年版改为:苦闷;选集本改为:忧愤)”。 1963 年版此处增加:“ 而且从内心深处来说,归根到底,他也并不愿意挫折他们对待生活的积极态度”。 在初版里,只是写到牛祚面对现实产生了深广的怅惘,修改中,作者则增补了牛祚虽然内心苦闷但并不愿意打击人们对生活的积极态度,由此体现了他心性温纯、替他人着想的善良品性。 又如初版第 358 页:“ 他忘记了他对牛祚素来的尊敬,跳起来就走掉了”。 1963 年版第 321 页增加:“牛祚不以为然的皱皱眉头。 他一向是了解章桐的,他对章桐最近两年的经历和思想变化也知道得最多,但也奇怪,这个青年人一下会这样不冷静,完全忘记了他一向对这个所谓大后方的看法。 而且他还想起老医生刚才向他透露过的消息,很为他的学生担心。 ‘我看他也该走得了!’ 他自言自语的叹息说,决定很快找章桐谈一谈”。 这处修改增补了他对自己学生章桐的担心与关心,两者均更好地表现了牛祚替他人着想的善良品性。

  三、重构情感故事

  “五四”作品普遍注重个体感性心理描写,沙汀曾师承鲁迅,对人物心理刻画之功力尤为深厚。 《 困兽记》初版有很多关于人物个人情感的叙述,尤其是对吴媚、孟瑜、田畴三者之间复杂爱情描写非常细腻,直见人物内心深处的隐秘与挣扎。 其中知识分子感情上的纠结与抗战时期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的焦虑心境,尤能显出“困兽”之蕴含。 然而私人化感情往往是“ 比较孤立、本身缺乏社会性含义的题材” ( 林岗,1998:218),并无助于政治意识形态的表现传达,与“新的人民的文艺” 也不太吻合,故在修改中,初版强烈而复杂的人物情感相对被弱化。 作者对吴媚、田畴、孟瑜之间三角恋的情感纠葛作了删减,尤其对小说人物关于爱情的心理感受、回忆及其情态动作等描述删改颇大。

  在三者中,吴媚感情关系最为复杂。 她作为第三者介入了田畴与孟瑜之间的夫妻关系,同时在与丈夫的关系之中又被小妾介入。 作者对吴媚与丈夫的情感关系作了修改,如初版第 281 页有这么一段话在 1963 年版中被删去:“她之动摇,固然由于娘家并非久留之所,父母原和她不投机,他们的窘况,更是叫她难受。 但是最主要的,是她被娘姨的传言迷惑住了,认为她的回去不能算作示弱,因为他已经特别派人来请她。” 此处描述吴媚与丈夫吵架后赌气较量的复杂心理。 此时吴媚已爱上田畴,对于丈夫并非纯粹爱情关系,更多是失宠后对另一女人的报复、斗气与屈辱感:最初觉得回去就是示弱,但后来觉得娘家亦非久留之地,且传闻丈夫已派人来请自己,回去也不算示弱。 修改删去此段,则把吴媚犹豫纠结的复杂心理简化了。 另外,对吴媚与田畴的情感也大有改动。 如初版第 321 -322 页:“随着皮鞋声音的临近,吴媚确乎是出来了。 当一听到他的拜访的时候,她开始感到惊异,这是她不会想到过的,更猜不透他是抱了什么目的而来”,“ 她一时曾推测他是为了演剧来的,但也立刻被推翻了。 这不仅因为早已没有人提及它,假期也快完了,大家决定不会有这份闲情。 此外一个推测,虽然使她马上陷入一种甜蜜道德感情的混乱,但她又尽力排拒它,想出种种理由来向自己正名,这个是毫无根据,不可靠的。 正如一个正经绅士,会非礼非法,闯进一个良家女子的闺房一样的古怪。 然而,末了,她却始终只能相信它了:他是受了孟瑜,她的知心朋友的怂恿来解释的”,“因此,吴媚,不仅对于孟瑜那天的态度抱着好感,她还谴责自己的狭小,负气”,“ 于是,稍稍打扮了一下,她就走出寝室去了”。 1963 年版第 291 页对这段文字大为删减:

  随着皮鞋声的临近,吴媚确乎是出来了。 当她听到田畴的拜访的时候,她开始感到惊异,随即作出各种各样的推测;但却始终猜不透他是抱了什么目的来的。 只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不可能是一种通常访问。 最后,抱着一种复杂、微妙的紧张心情,她出来接待他了。 因为从内心深处说,她也多么强烈的期望着这个会见!

《文学论文发表长篇小说《 困兽记》版本校释》

本文由职称驿站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新葡京娱乐场网址网

文章名称:文学论文发表长篇小说《 困兽记》版本校释

文章地址:http://www.okrumah.com/lunwen/yishu/wenxue/39704.html

  • 课教专著
  • 1
  • 2
  • 3
'); })();

新葡京娱乐场网址官方娱乐平台